慕尼黑咖啡文化

咖啡,做為一種飲料,勝過刀槍大砲,以其無比的魅力,征服了全世界。

從阿拉伯沙漠的貝都因人帳蓬裏,到巴黎香舍麗榭的喬治五世咖啡廳,人人一杯在手。
人類畢竟是萬物之靈,咖啡征服了人類,人類選擇以自己的方式被征服。因此,世界
各地產生了林林總總五光十色的咖啡文化。

意大利人把咖啡當空氣喝,一杯espresso是活下去的要素。
巴黎人把咖啡當思想喝,一杯下肚,口談存在主義。
維也納人把咖啡當浪漫喝,小呡兩口,你儂我儂。
日本人把咖啡當茶喝,講究冲泡,追求原味。

清早紐約人把咖啡當時尚喝,臂夾ipad,手持S咖啡,非如此潮,就落伍。
德國人把咖啡當汽車喝,喝以前,先研究咖啡的製造過程,看看如何增進品質與品味。

咖啡引進歐洲之時,正值大航海時代,西班牙葡萄牙船隊縱横大洋,尋找新世界,威尼斯船隊獨霸地中海。
所有阿拉伯來的咖啡生豆,通通在威尼斯上岸,轉手倍利賺翻天。威尼斯商人坐享厚利,當然不想費力去將
生豆烘成熟豆。於是,在離威尼斯不遠的北方和西方,形成了兩個咖啡豆烘焙重鎮。北方是慕尼黑,烘焙好
的咖啡豆,銷往北德荷比盧丹麥瑞典,西方是米蘭諾,南銷義大利,西進法蘭西。

德國人一向喜歡將簡單的事情複雜化。咖啡豆烘焙,一言以蔽之,就是將咖啡生豆去除水分變熟豆,如此而已。
然而,德國人不做此想,一下子將各種生豆東混西加,一下子先分烘再合焙,嘗試了無數種不同的配方和製程。
如此搞了幾百年,終於形成了特殊的混豆複烘咖啡文化,這就是慕尼黑咖啡文化的基石。

在這裏,咖啡沙龍的點選單上,往往没有咖啡莊園字樣,卻有烘焙者留其英名。
在這裏,如果你在咖啡中,喝出了均衡和多層次,恭喜!你真正到了慕尼黑。